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> 中超 > 正文

区楚良:不是拼了就一定能赢 10年我们缺了多少课?

2024-01-23  浏览:249

记者王伟、实习记者黄昊报道 作为前国脚,区楚良曾多次代表国家队参加国际赛事,包括2002年世界杯,退役后,他曾在国家队担任过守门员教练,对于不同时代的国足,他都有着深刻的理解。2023年底,区楚良当选广州足协副主席,主要负责开展协会的青训工作,如今,他想和大家一起,为广州足球做出一些改变。本届亚洲杯,区楚良始终关注着国足的表现,小组赛末战之前,本报对他进行了专访,他认为,前两场虽然结果不如人意,但这已是目前国内这批球员能打出的最高水平了。

《足球》:亚洲杯前两场比赛,中国队分别0比0战平了塔吉克斯坦和黎巴嫩,比赛你都看了吗?

区楚良:都看了,第一场比赛,我是和几个广东足球名宿一起看的。

对这两场比赛,你有什么看法?

第一场比赛,主教练的想法是留前斗后,先用谭龙和王秋明稳固,在对手体能下降后再作出调整,包括换上控球能力强的谢鹏飞和背身拿球能力强的张玉宁,也就是先稳住局面,然后再通过换人打破僵局。球队下半场换上谢鹏飞和张玉宁后,发生了一些根本性的变化,只是没有打开局面,这一点比较可惜。我个人认为第一场的策略还是相对成功的,尽管没有赢下比赛,但对对手形成了不错的压制,那个进球被取消挺遗憾的。

第二场比赛,主教练想延续第一场比赛下半段的态势,不过,下半场换上谭龙和林良铭后反而没有取得想要的结果。谭龙的牵扯能力比较强,善于贴身缠斗,如果像第一场比赛那样让他先首发,那么他在场上就可以先消耗对方防守球员的体力。但可能主教练观察到张玉宁第一场比赛状态比较好,所以第二场比赛先让他首发,这一次的效果反而不如第一场。下半场,黎巴嫩由于体能原因,有一段时间,我们制造了不少定位球,很可惜,我们的定位球套路还是差了一点。

对塔吉克的比赛,我们是在一起看的比赛,当时,我问你为何国足在中场很难拿住球,你说中前场的接应点太少了,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?

我们中场连接的队员控制能力、摆脱能力有限,所以,和对手在中场总是处于人数均等的情况,攻守转换的时候,没办法摆脱对手,形成不了人数优势,自然很难推进。

在接应能力方面,接球人何时露头,什么时候前插,后排的人有没有及时地高速插进空当,这些方面,我们一直都有问题。只不过,过去我们个人能力和控球能力相对较强,能摆脱对手,形成人数优势,但现在,随着各方面下降以及对手提升,我们在场上能做到的全部,也就那样了,谁来都差不多。

如果有改变的话,前两场应可以取得更好的结果?

足球就是这样,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基础,想在比赛中取得好结果是很困难的。这些球员就是目前国内最高水平了,再提高也没有更好的方法了。打个比方,只有这些食材、这些调料,我们要做出一桌好菜,确实比较困难。

第一场比赛的纠结,是大家认为我们一定能把对手吃下来,这是我们的愿望,而且,我们也不是说拿不下来,实际上,主教练当时的策略就是这样,每一个主教练赛前都会有研判,根据对手做出针对性部署,有的放矢。但比赛结果不如大家预期,所以,大家会比较失望。

球员时期,你们面对塔吉克、黎巴嫩等对手,往往能相对轻松赢下比赛,为什么现在不行?

相对轻松,其实就是当时我们整体实力比他们高,个人能力也比他们强,在场上控制着比赛。足球场上能否取得胜利,在于能否在局部形成人数优势,如果摆脱不了对手,就形成不了人数上的优势。所以,问题最后又回到青训理念上,到底是先练个人,还是先练整体,我们过往会说先把个人练好了,整体实力就会上去了,但事实是这样吗?真不是,有时你觉得我们每个人的单个能力都非常强,但一到整体,我们的无球跑动、接应点就不如别人,这是为什么?其实就是从小到大十多年过程中形成的症结。

在我们的足球培训过程中,更多强调的是一对一,那么这就困难了,没有队友协助、没有协防,前面的人就在那看着,所以,球场上怎样形成人数上的优势,在局部展开,这个很关键。

斗志层面,你认为球员们表现如何?

每个球员站在场上都是100%付出的,没人会偷懒。但即使是拼了,如果对方把我们克制住了,那么,我们就无法发挥出应有水平。这些东西往往都是相互的,不是说拼了甚至拼到受伤了就一定能赢。

《足球》:你们当年是怎么练的?面对目前的现状,你认为如何解决?

区楚良:没有捷径可走。在青训方面,只要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坚持,那么5年就可以看出端倪,10年就可以收获成果。此外,训练的数量和质量一定要上去,过去,我们一个星期训练15堂课,现在一个星期最多9堂课,10年下来缺了多少?而且9堂课也不一定做到,6堂就已经阿弥陀佛了。一个星期缺这么多,还怎么打?明摆着呢,所以,10年下来差距也就拉开了。以前的质量不一定很高,但起码练了,量放在那,笨方法也能成,通过这种训练,我们当年是亚洲先进球队的一份子,但现在只能是亚洲二流末三流上。

未来,国家队要怎么发展?

不改变现状就会一直这样,种瓜得瓜,人家千方百计增加训练次数,我们却减少。一直以来,我们的训练连基本要求都做不到,这和训练效率有关系,我们的训练效率比较慢,比赛的节奏对不上,所以总感觉练了但好像没练到。

有人谈过回到专业化的话题,也有人说金元足球时期,球员们的收入水平上去了,但足球水平却没有得到相应的提高……

以前的专业化,12岁入队,拿工资,30岁退役,包分配,进体制内,铁饭碗。后来的金元足球,确实有弊端,但却让很多家长和球员看到了希望,只不过,我们最终没有形成良性发展,没有走出一条可持续的道路,没有学会控制,最后化为泡沫。

如果专业化和金元足球能做到可持续发展的一贯性,就会条条大路通罗马,这是很关键的。归根结底,是我们还没有搞懂足球在社会中应当扮演什么角色。要搞清楚方向,足球、体育是用来干嘛的,如果认为重要的话,那就要有保障。

在足球的社会环境层面,你认为可以哪方面要做出改善?

首先是基础生活要保障,要让教练、球员都有一个体面的生活,热爱能解决一时的问题,但生存始终是大问题;其次是出路问题,家长哪敢让孩子彻底放下文化课学习,我们有一些小球员,上完一天文化课后,傍晚要开展一堂大运动量训练课,之后再回家吃饭、洗澡、做作业,睡觉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晚上12点了。

可以说,他们踢球和读书都不敢放松,万一踢不上,起码还要有大学可上,这背后折射的就是出路问题,踢球没有好的出路,那家长们自然更愿意让孩子们在学校继续深造。足球人才也是专业人才,只不过他们掌握的是另一种专业知识,而他们在社会上的地位和待遇,与其他行业的专业人才相比,还差很多。

《足球》:2023年底,你当选广州足协副主席,负责推进足球青训工作,你有哪些计划和设想?

区楚良:希望在大家共同努力下,做出一些改变。足球工作要有耐心以及新的理念,把握好方向,坚持下去。过去,广州和梅州共同撑起了南派足球的招牌,但最近二十几年,几乎没出过由广东培养的国脚,未来,我们争取为国家队输送由我们培养的球员。

遇到过哪些困难?

困难总是客观存在的,目前,我们要做的首先是体教融合,把小球员的出路规划好,让他们可以专心投入到训练中;其次是教练水平和场地硬件设施要提高,我们的训练场地相当紧缺,目前只有一块燕子岗体育场的天然草坪场地,广州足协十几支青训梯队都在这一块场地上训练,增城的训练基地还要一定时间才能竣工;还有就是在足球经费方面也不太充裕。

你是否期待有更多的老国脚和你一样,投入到青训中?

当然,足球为我们这一代国脚带来了很多资源,现在,我们希望通过这些资源帮助中国足球发展,像孙继海,他的青训工作就开展得很好。另外,我还想说的是,现在足球行业负面的声音很多,而网络又非常发达,作为行内人士,我们不能为了流量而牺牲足球行业形象,说一些不负责任的话,每个行业都有负面的东西存在,但这些东西只是少数,把它放大甚至捕风捉影,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。